娇妻作妖

第118章 绯闻的后果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长袖扇舞 书名:娇妻作妖

    沈渊的脸色阴沉的可怕。

    沈斌还以为自己说的话,终于埋汰了一下沈渊和沈宸,心里有些得意,脸上却还佯装作同情的模样,唉声叹气道:“宸宸。颐钦庋募彝ツ,还是要找一些门当户对的,毕竟算是知根知底,而且教养学历一般都不差。混娱乐圈的这些,鱼龙混杂,再大的明星,说白了也就一个脸蛋漂亮,青春饭能吃几年。扛九洳簧衔颐羌。”

    沈宸本来就不擅长与人争辩,特别是沈斌这么苦口婆心为他考虑的说辞,他看着照片,脸蛋通红,急得说不出话来。

    沈渊很快就清醒了过来,脸上恢复平静,嘴角一撇:“照片而已,又不是床照,就算谈恋爱,还能禁止人家正常交友了?见风就是雨,道听途说的东西,就放在这种场合说,堂哥你这是真关心呢,还是真添堵?关于这个人这件事,我上次就说过了,不管是什么人,只要自己喜欢就行,轮不到别人插嘴。”

    沈斌被这冷漠的脸色一激,呆了一下,才讪讪解释道:“我也是关心宸宸,好了好了,我们不说这个了。”

    “对对,何必因为一个外人破坏这段团圆饭呢?”李琴也急忙说道。

    外人内人怎么分还不知道呢。沈渊实在没心思跟这帮人虚于委蛇了,她直接把筷子一放,起身向着首座的老爷子点了点头:“爷爷,我吃饱了,你们慢用。”

    说罢,不待其他人回应,施施然上了楼。沈宸看了看哥哥的背影,又抬头望望桌上面色各异的众人,忽然间心里鼓起勇气,也起身向着爷爷脆生生的说道:“爷爷,我也吃饱了,我跟哥哥上楼去。”

    老爷子看了一眼小孙子,表情略微有些惊异,似乎没有想到,一向唯唯诺诺,乖巧听话的沈宸,也会有这样的一面。不过随即,老爷子嘴角微微上翘,点了点头,算是允许。

    沈渊也听到了背后的动静,烦躁的心里略微有了一些安慰,或许齐胤说得对,不要把宸宸保护的太好,让他适当得接触一些人,让他适当得表现一下自己的能力,对他的成长和性格塑造有好处。

    沈渊走上楼,然后站在房间门口等了一下,很快,沈宸轻快的脚步就从背后传来。沈渊单手插兜,看着弟弟脸上生气又难过的表情,拍了拍他的头:“行了,说两句而已,别跟他们一般见识。”

    “洛洛姐不是那样的人,为什么老是被那样说?”沈宸有些为童洛抱不平。

    沈渊暗自嘁了一声,心道谁叫她是混娱乐圈的呢?“行了,是怎样的人,你自己心里清楚就行了,何必跟那些人计较?事实不会因为别人说两句就改变。”

    沈宸还是有些不高兴,但是哥哥难得有耐心劝他,让他心里好受了许多。他想了想,重重地点了点头:“哥说得对,我不应该因为别人的怀疑,而真的去怀疑洛洛姐。”

    这女人真是有什么魔力,给宸宸吃了迷魂药吗?沈渊这么想,又有一些心酸:“行了,回房间吧,等那些人走了给你再准备点吃的。半大小子,吃穷老子。”

    沈渊回了自己房间,第一件事情就是掏出手机,查看关于童洛的那个新闻。如果不是特别关注怀着什么样的心思,他才不相信沈斌或者曹雅静有这种闲工夫关注一个十八线小明星的消息。

    可是无风不起浪,这个话也有一定的道理,如果不是那个女人自己有行为不检点的地方,怎么会被拍下照片?怎么会被人有遐想的空间?

    哈雷摩托车,流线型的造型,中间低后面高,造成前面开车的人基本上是半趴着身体,而身后的童洛则因为重力作用,变成了环顾着他的腰,紧贴着他的身体。

    这个男人到底是谁?开这么骚包的摩托车,难不成是个富二代?沈渊双手把图片放大,仔细看着宋浅的容貌,心里有些酸溜溜的。

    这种家伙,一看就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长得跟熊一样,雄性荷尔蒙分泌过剩。因为心理的作用,沈大爷愣是把95分的宋浅大财神,在心理定位成了65分不及格的糙汉子。心里头还顺便鄙视了一把童洛的品位,难不成她就喜欢这种孔武有力的男人?跟头脑空空的她倒是很有共同语言嘛。

    沈渊心中郁闷之极,想打电话给齐胤,让他去解决这样的事情,又觉得自己这样是不是太主动,有些欲盖弥彰?

    他又想打电话给童洛,质问她到底是什么问题,可是他以什么样的立场和态度呢?

    沈大爷心中一阵郁闷。

    童洛也很郁闷。她就是一小明星。形怀龈,老板也穷的没钱给她买热搜找水军,为啥就这么容易上热搜。难不成她已经成为那么有影响力的人有那么多粉丝了吗?她咋一点都不知道?

    老板本来已经给她放大假了,出了这事儿,她又得眼巴巴赶去报道。临近过年,地铁里也换上了喜庆的广告,和童洛的内心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唉唉唉……如果一次两次的,都因为负面消息上热搜,她很容易在别人心里留下这样的印象啊。她现在可还没有死忠粉,大部分都是路人粉,经不起这么折腾的。

    还是没有拿得出手的作品啊。大荧幕考验演技,她都没那么信心;电视剧要挑好剧本,不然一不小心就被雷死;广告代言其实属于直接又简单的方式……对了,她是不是得跟沈大爷知会一声?沈大爷现在是她的金主爸爸,而且人家刚花了六百万帮她解决了上一个热搜……

    童洛掏出手机,问齐胤要了沈渊的号码,本来想发消息的,又觉得不直观没诚意,所以一直等到下了地铁,往夏绛家走的时候,才给沈渊打了电话。

    通话声响起的同时,童洛的心里忽然有些七上八下,她不知道怎么开口跟沈渊解释,又担心自己的号码会被沈渊拒接。

    就在她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手机忽然一个震动,显示电话接通,然后话筒里沈渊清冷又懒洋洋的声音传了过来:“干嘛?”

    他没有问是谁?童洛心中想起这个问题,来不及思索,她立即笑呵呵的解释:“那个有件事儿跟您汇报一下……”

    “又有什么破事儿。俊鄙蛟ɑ爸械母甙梁筒荒头巢豢裳谑。

    童洛又呵呵傻笑了两声,小心自己的措辞:“就是那个,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就这么招人惦记,今天我不小心又上热搜了……”

    沈渊冷笑一声:“这不是好事吗?当明星的哪个不想三天两头挣点曝光率?怎么着,又是绯闻还是黑幕,想让我帮你擦屁股?”

    绯闻和黑幕不可怕,可怕的是沈大爷说“让我帮你擦屁股”几个字,让童洛觉得怪怪的浑身不自在;沈渊自己似乎也意识到了,质问戛然而止。

    “不用你处理,就是,现在,那不是,你那个,我代言你们家产品么,一般而言合约是规定不能出现负面消息的,所以我得跟你解释解释。”童洛一开始有些语无伦次,后来就理顺了思路,撸直了舌头:“我们工作室刚签约一新人,是我老板娘的亲戚的男朋友,他这不刚来不熟悉么,我老板就让我带他先熟悉一下买点生活必需品,然后就被拍了,被狗仔误会了。”

    “摩托车也算生活必需品?”沈渊反问,心里头却在想着,签约艺人跟广告商还有这协议?那是不是能约定合约期间不谈恋爱什么的……

    “你知道了?”童洛惊讶。

    沈渊这才意识刚才自己开小差不小心说漏嘴了,不过沈大爷脸皮多厚,应变能力多强,当下冷哼一声:“一打开手机就搜到了。”

    童洛不疑有他,嘿嘿笑着语气谄媚:“这个事儿挺明白的,工作室发个澄清贴就行了,就是跟金主爸爸您打个招呼。哎好了,我进工作室了,有事儿再跟您汇报哈。”

    沈渊眉头一皱,还想说什么,话筒里已经嘟嘟嘟传来挂断音。啥时候被人挂过电话的沈渊,一瞬间有些郁闷,但随即,又有些喜悦和轻松从他骨子里飞出来。

    那个大猩猩是刚见面的同事。

    那个大猩猩有女朋友。

    那个蠢女人遇到事情居然第一时间想到跟他汇报……

    沈渊嘴角挂着笑,傻笑了一会儿,忽然又冷下了目光。虽然有个人这么热诚地帮他监督监督童洛好像还不错,能让这个女人自觉一点,可随时随地把童洛曝光在大众目光之下,可就有些过分了。

    他可以黑可以损可以骂,却哪里轮得到别人……沈斌和曹雅静,闲的没事干吧,不如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沈渊瘫在沙发里,给齐胤发了个消息,打算稍稍警告一下新婚夫妻。发布完指令,他觉得好像还有什么事儿没做,于是施施然走出房间,敲了敲沈宸的门,靠在门框上,姿势帅气地宣布:“童洛刚才打电话跟我解释了,照片里的人是她工作室新签约的艺人。”

    “哈!”还在暗自不高兴的沈宸立即笑了:“我就知道网络上那些人都是瞎说的!”

    沈渊看着弟弟开心的笑言,想提醒:我说的重点在第一句……

    童洛到工作室,还以为御大老板会不会有些不高兴,没想到一进门,就瞧见了老板捡了钱一样开心的笑容。童洛怀疑老板是不是不知道这件事,又想起这明明是老板通知他在先……

    一头雾水的童洛在御玺的召唤下茫然地坐在了沙发中,沙发另一边坐着当事人之一的宋浅。

    “哈哈哈哈包子过年的时候给这个微博号包个大红包哈哈哈……本少爷本来还想策划怎么给小财神推广呢哈哈哈……又省了本少爷一大笔钱哈哈哈……”御大老板笑得毫无形象,嘴巴都快咧到耳朵根后了。真是雪中送炭的好傻逼啊。

    ……冰雪聪明如童洛,一下子想明白老板在想什么,不禁汗颜——老板,能有点志气么?咱人穷志不短啊……

    “童洛,给我们小财神创造个漫画形象,明天发一个我们工作室的新全家福。”御玺笑完了开始布置接下来的工作,看样子是打算借着这波东风顺便将宋浅推向前台。“今晚上就让新闻再发酵一下吧,关注度越高,热点越高。丁亦铭已经在拟申明了,明天一早就发。然后我们几个跟上,明白吗?宋浅,你最后,等我们发声明的时候会你的账号。”

    正所谓没有新闻也要创造新闻……童洛点头,前辈带后辈,无可厚非,不管是资历还是年纪,她都是宋浅的前辈,而且,她不就是御玺和明靓带出来的?

    小财神……宋浅……送钱……

    御玺这边正要指点江山,夏绛端着一个平板电脑走了过来,还没走近,就听见一个少女气势汹汹的声音传了过来。

    “宋浅你个王八蛋!才和宝贝儿分开多久你tm就敢拈花惹草!信不信我让霜霜姐揍死你!”

    宋浅原本放松的身体立即紧绷,坐正了身体接过电脑,似乎想解释,大老爷们又有些不善言辞。

    不是说宋浅有男朋友吗?怎么是个女朋友?童洛好奇地瞥着电脑,上面是一个清秀小萝莉叉腰生气的模样。

    “我刚来华都,是我同事陪我去买车。”宋浅的目光在小小的屏幕上搜索一圈,然后有些失落地解释。

    “汽车的副驾位是老婆专座!摩托车的后座是男朋友专座!你懂不懂这个道理。俊毙÷芾蜓垢唤邮芩吻车慕馐,凶巴巴抛出自己的理论。

    身边的童洛暗自想,一般这种小直男可能都不太懂这种理论,不过小萝莉也太小了点吧……十六?十七?

    “你也坐过。”宋浅冷静回他。

    小萝莉似乎噎了一下,而后抓狂:“我哪一样?我是你小姨!你还想不想让我做你小姨了?”

    御大老板在旁边心颤颤看了一眼媳妇儿,心道,幸好我家霜霜跟这霸王小萝莉是平辈……

    宋浅的脸色似乎也黑了一下,顿了顿,才有些不情愿地回答了这个问题:“想。”

    小萝莉这才有些消气,板着脸老气横秋:“摩托车就是这点不好!带人就属于亲密接触,平时哪能带女生……哦不,男生也不行,圈里gay多的是,你给我注意点!哼,你给我注意点,你自己说,那个女人长得能有我们家大宝贝儿好看吗?你能挑出比我们大宝贝儿还好看的人么?”

    ……童洛觉得冷飕飕的,恨不能立即隐身消失,省得身为当事人的宋浅回答起来有些尴尬。

    “没有。”宋浅求生欲也是极强,立即回答道,同为男人的御大老板却在一旁跳脚插话:“我家霜霜就比大宝贝儿好看!”

    小萝莉顿了一下,立马变脸甜甜喊了一声“姐夫”,宋浅想把平板电脑递给御玺的时候,画面中一不小心扫到了童洛。

    才被人家批评完不好看的童洛,想着咱不能跟小孩儿计较,给了个灿烂的笑容。

    “哟,这位如花似玉的姐姐是谁。惴蚰憬鹞莶亟堪。 毙÷芾蛄巢缓煨牟惶,迅速反应将童洛夸了一句。

    童洛分不清这是真心赞美呢,还是为了找补回她刚才那一句。

    “我对霜霜一片真心矢志不渝!”御玺没皮没脸地表忠心,并且深以为豪:“这是我们工作室的女一号,童洛,你就放一百个心吧,人家也是有相亲相爱男朋友的。”

    “姐夫你这工作室是高颜值代表队。骱骱。”小萝莉在宋浅面前一个样,在御玺面前一个样,这么光明正大地两面派,让人觉得古灵精怪怪可爱的。

    童洛听着这两个辈分就明白了,之前夏绛简单跟她解释过,宋浅是她堂哥夏非寒的儿子夏励的男朋友,而这个小萝莉,应该是夏励他妈战荳荳的表妹安馨。战荳荳十七八岁就生下了夏励和他同胞姐姐夏宸,而安馨的老妈则是近三十几岁才生下小女,造成安馨比夏家兄妹小几个月份却反而辈分高。

    “那必须的,”御玺自得,“你就让哥哥嫂嫂放心吧,我一定帮他们看好了男婿。”

    ……敢这么说,也不怕非寒姐夫大人打死你……安馨腹诽,脸上甜甜笑着:“对啦,姐夫,我和大宝贝儿在一起呢,让他跟你和霜霜姐问个好啊。”

    大宝贝儿一说出口,童洛立即感觉到身边坐着的宋浅好像饥饿的狼闻到了小羊的味道一样,一种发自骨子里的热切和渴望灼烧着他。但是又很奇怪的,宋浅并没有凑上前去,而是只能起身走到御玺边上,确保自己处在一个能看到屏幕却又不会出现在画面中的距离。

    “霜霜姐!姐夫!”

    童洛坐的位置,看不到电脑屏幕,只是听见这简单的五个字问候,就忽然间喜欢上了这个没见面的男孩儿——一种朝气蓬勃欢欣开朗的神气,让并不音控的童洛也难掩心中的欢喜。

    她情不自禁就起身,想要一睹庐山真面目。

    灿烂亮眼。这是童洛的第一印象。屏幕中的少年十七八岁,一脸生气勃勃,眼神神采飞扬,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兴奋开心的欢喜劲儿,让人不由自主地就心生好感和喜悦。

    而且,童洛必须承认,刚才小萝莉说“那个女人能有我们家大宝贝儿好看”的疑问并不是盲目自信,这个男孩儿确实长得够精致够漂亮,而且因为他的朝气,还不会让人觉得他这种好看有阴柔或者女性化的嫌疑。

    宋浅的眼神直直地锁定着小男生,垂在身边的双手握着拳隐隐发抖,似乎在极力克制自己。

    童洛奇怪地看了一眼宋浅,想着难不成小情侣吵架?可你这五大三粗大小伙子,好歹也得让着点儿人家对不……嗯,很对不。淙皇峭,可颜控喜欢这类漂亮男人的童洛,已经无条件倒戈了——就好像她面对着沈大爷经常会比较纵容一样。

    真的,人长得好看真是占优势。

    宋浅不为所动,只是持续地痴望着屏幕,眼神里有温柔,有思念,有痛苦,还有其他一些……

    吃瓜群众童洛满脑袋疑问:难不成这已经是个悲情的故事?

    和夏绛以及御玺聊天的夏励,可以看出有些心不在焉,似乎在等待,似乎有期盼,但最终还是乐呵呵地结束了通话。当屏幕黑暗之后,宋浅有些颓然地重新坐了下来。

    “我说你们也真是的,傻。哪曛。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懂不懂?偷偷摸摸视频里聊个天又不要紧,难不成你未来岳父还能知道?现在各种高科技通讯手段可以利用,到时候注重毁尸灭迹就行了,你不计算机系的么?”御玺有些恨铁不成钢,他对于宋浅夏励的故事似乎比较了解。

    夏绛淡淡:“我哥虽然不是计算机系的,但是他在黑客组织当中很有名气。”

    御玺噎:堂哥大人这么厉害?“但他也不会时时刻刻监视吧?”

    夏绛淡淡:“做人诚信为本。说好考验四年,不见面不联系,就要做到。”

    御玺于是不再多言,老婆大人都发话了,他哪里敢对着干?而且,作为夏励的未来姑父,他确实应该偏着点——夏励还小呢,又是男男情侣,未来的道路怎么还说不准,给宋浅一些考验,也是应该的。

    童洛依稀间仿佛明白了,有些佩服又有些同情地看着宋浅,也是一个苦情的娃呀。爱情这东西够甜蜜,可为了这甜蜜,也要品尝苦果。没有付出,哪里来的回报。

    方案既然商定了,剩下的就只剩下执行。童洛又赶着末班的地铁赶回家,有些懊恼地发现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没电了,都没来得及告诉母亲一声,让她早些睡别等她。

    不过童洛也不是特别焦急,她们一家对待孩子向来独立,而且因为工作原因,她接不到电话也是常事,所以孙希华不会像别的母亲那样,孩子不回家就在屁股后头催着等着。

    到家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家里黑漆漆的没有留灯。这小小的反常让童洛有些皱眉,她立即在门口换完鞋子,然后轻轻往母亲房间走去。

    床上的被子折得平平整整,没有一点动过的痕迹,而孙希华,也不见人影。

    “妈!”童洛心突的一跳,背上一下子冒出了一层细密的白冒汗,瞬间沁湿了衣衫,让她浑身发冷。

    她一边叫着母亲,一边飞速寻找遍家里每个角落,可是都没有。这么晚了,老妈不在家,去哪儿了……童洛心急如焚,上阁楼的时候一个脚滑差点摔了一跤。

    这一个意外倒是让她清醒了一些,她稳了稳心神,总结了母亲不回家的几个可能。意外发病了吗?应该不会的,已经做过手术了啊……对,绝对不会,要往好的方面想……要不就是桃子姐家里又吵架她去劝解了?或者……

    但一般而言,孙希华都会提前跟她说一声。

    说一声……对,她手机没电了……童洛又急忙去扒拉自己的背包,一边颤抖着一边找到充电器插上,而后开机。

    不到一分钟的开机时间,对童洛来说非常漫长。随着功能的启用,叮咚叮咚的手机提示声不绝于耳,除了微信,还有短信。

    童洛点开短信,果然,有七八个未接来电的短信提醒,其中三个来自孙希华,还有四个则来自姜珝。

    童洛立即回电话给孙希华,却无人接听。她顿了顿,立即又打电话给姜珝。

    姜珝很快就接通了,一开口,温醇中带着点外国口音的普通话就传了过来:“你母亲在医院里,放心,没问题,我照顾着。”

    联想被证实,童洛浑身如被抽光了力气似的,既因为知道了母亲的下落而放松,又因为母亲又进医院这个事实而焦虑。

    “我妈,我妈她怎么了?”童洛说出话,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哑的可以。

    “没事,一时情绪激动,血压有些上升,现在已经睡了。”姜珝的声音带着安慰人心的力量,在这昏暗的夜里,慢慢抚平童洛焦躁的心情。

    许是因为姜珝的声音,又许是因为姜珝的专业性,童洛平静了下来:“谢谢你,我现在立刻到医院来,麻烦你了。”

    挂了姜珝电话,童洛收好充电宝,带好钱包和孙希华的病例,又出门了。此时已近午夜,他们这种老小区的门口连个出租车都很难打,在寒风中等了快要二十分钟,才好不容易拦到了一辆。

    半夜一个妙龄女郎搭乘陌生男人的出租车是很危险的事情,童洛一上车就打电话给姜珝,告诉他自己已经搭乘车牌号码为多少的出租车,大概多长时间赶到医院。越是从小生活坎坷见多了人心险恶,越是知道如何保护好自己。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一路顺利,童洛下了车就直奔姜珝的特需病房。许是他已经打过招呼了,前台值班的护士将她放了进去。

    不久前才从这里离开,还想着一辈子都不要带母亲再来这里的。童洛苦笑,然后轻轻敲了敲门,推开了姜珝的办公室。

    一身白大褂,儒雅又清俊的姜珝从电脑后抬起头,看见童洛,笑了,然后竖起了手指在唇上比了个嘘的手势。

    童洛点点头,蹑手蹑脚走进去,迎上了起身的姜珝。姜珝指了指办公室内间,然后轻轻打开门,露出十公分左右宽的门缝。童洛凑过去,可以就着办公室的灯光,看到孙希华在医生值班床上安静的睡颜。

    童洛吁了口气,转头想跟姜珝说谢谢,入眼处却是一片雪白,这才发现,自己离姜珝好近,几乎就要钻进姜医生的怀抱里。

    童洛急忙想拉开一些距离,却忘记了旁边就是门框,眼看着她就要撞上去,姜珝的另一只手急忙护住了她的脑袋。

    得,这把是确确实实拥抱了,虽然这拥抱不太实在。

    两个人对视,然后一起笑了。

    姜珝放开摸着童洛脑袋的手,让开身体,等童洛抽身离开后,又轻轻关上了门。

    “我妈怎么了?”走过一点后,童洛迫不及待压低声音问到。

    “在广场散步,和人起了点争执好像,情绪激动,心跳和血压不太稳,有晕厥的征兆。打你电话关机,后来就打给我了。”姜珝比童洛高了大半个头,两个人要耳语的话,就必须他微微俯下身子。“没事,无需治疗,休息了一会儿就好了。因为联系不到你,我不放心让她一个人回家,值班无法离开,所以就把她留下了。”

    来龙去脉搞清楚,童洛才真正放下了心。只是,孙希华性格一向谦和温柔,怎么会和别人起争执?只是这问题显然不太适合问姜医生,只能明天老妈醒了再问问她。

    孙希华睡得正香,童洛自然不忍心叫醒她,只好歉意地跟姜珝打招呼:“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害你没得休息。”

    “没问题,我值班,有病例要处理,明天休息。”姜珝毫不介意地笑着。

    “还需要帮忙嘛?”童洛怀着报恩地心情开玩笑,她和姜医生熟悉地开始,可不就是从帮忙修改病例开始地。

    姜珝想说这一个多月来,自己写病例已经完全没有问题了,可看着童洛亮晶晶的眼神,他只是笑了笑,有些开心:“求之不得。”

    “好。 蓖逍呛堑,眼睛四下一看,跑去角落轻轻搬了一张椅子过来。考虑到孙希华在休息,他们没法正常交流,她把椅子直接搬到了姜珝的身边。

    姜珝的指尖在键盘上飞舞,偶尔会停下来,轻声认真地向童洛请教几个问题;问题解决了,又会向童洛温和一笑。

    姜珝的手指很好看,姜珝的动作很流畅,指尖敲打键盘的声音很有节奏,姜珝的声音温柔带着点蛊惑,姜珝的笑容……和他的职业一样,带有治愈性。

    不知何时开始,童洛的脑袋里就被姜珝填满,昏昏沉沉迷迷糊糊,眼皮越来越重,意识越来越不清晰。

    然后,她趴在姜珝边上睡着了。

    姜珝很快就发现了她的异常,不禁有些莞尔。童洛是他回国之后,第一个除了工作以外真正意义上的“朋友”,他不能否认,自己对她有着一点点特别的情感。

    姜珝停下手指,偏着头,认认真真地看着童洛。人在侧趴着睡觉的时候,脸型被挤压,容貌实在说不上会有多好看。不过,挺逗的。

    姜珝看着童洛嘟起的嘴唇和一边被挤得肉肉的脸颊,笑了。办公室里开着空调,不会冷,可以童洛这样的姿势,估计醒来会浑身酸痛。

    姜珝轻轻起身,出去了一趟,让前台护士把隔壁空着的病房门打开。而后,他又悄无声息地回到办公室。

    他站定在童洛身边,伸出手想拍拍她,手指还没接触到童洛的肩膀,又停下了。好一会儿,他重新打开办公室门,然后回身,半蹲,一手扶着童洛的背,一手想穿过她的脚弯,轻轻将她抱起来。

    只是,童洛这么久以来,因为职业和照顾母亲的习惯,睡眠中也保持了警觉。姜珝的手刚搭上她的背,她就醒来了,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略有些迷茫。

    “去隔壁空病房睡吧。”姜珝停下动作,就这么弯腰看着她。

    两个人的距离太近,童洛一时有些懵,再加上还睡得迷迷糊糊,下意识就“哦”了一声。

    “乖。”姜医生笑了,一如哄一个生病的孩子。

    童洛觉得更懵,一直到起身才清醒了过来,不好再拒绝,有些不好意思:“那你呢?要不……”一起?反正有陪护床的。

    不过后半句没说,因为她也觉得这话说出来不太合适。果然瞌睡虫上脑的时候不是思考的好时机。

    “我明天休息。”姜珝笑了笑,走到门口,帮她打开了隔壁的门:“晚安。”

    一直到童洛躺在柔软的床上快要睡着,她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姜医生道晚安的样子,很温柔。

    童洛睡得晚,醒得也有些晚,要不是人有三急,估摸着她还能再睡上一会儿。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打着哈欠,脚还没落地,眼里的余光惊得她一个机灵又坐回了床上。

    “妈!”童洛捂着胸口:“吓死我了!”

    孙希华坐在病床旁的凳子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

    “妈,你怎么了?”童洛有点紧张,老妈这情绪不对啊。

    孙希华忽然悠悠叹了一口气。她刚才一直在酝酿,想开口劝说童洛不要再做明星了,明星有多光鲜亮丽她没看出来,因为女儿一直都很辛苦有很累;但是,明星要承受的东西实在太多了,猜疑,嫉妒,抹黑,谩骂……

    字字诛心,她这个当妈的心疼。

    如果不是孩子他爸去的早,如果不是自己身体不好,如果不是还有个年幼的方骏尧,童洛这个聪明的孩子,应该是能够一路好好念书,考个好大学,找个好工作,然后平平安安开开心心地过一生的。而现在呢……

    “妈,你到底怎么了,你可别吓我。 蓖辶锵麓,蹲在母亲身边,握住了孙希华的双手,眼里满是焦急。

    昨天晚上是有个自称是记者的人,问了她一连串关于童洛的问题,其中还有不少是上次那篇黑料里面的不实消息。孙希华年纪大不上网所以之前一直不知道,昨天一听之下,哪里承受地了,当场眼前就发黑了。幸好平时一起聊天玩耍的老姐妹在身旁,打了童洛的电话没接,就播了通话记录第二个。

    这说来也是巧了,第二个电话是姜珝的。之前孙希华去复检的时候,打电话给姜珝想问问他在不在当面表示感谢的。当然,感谢是一方面,给女儿和姜医生创造点机会也是一方面。

    当时姜珝有手术没接,可没想到,兜了一圈,还是回来了。孙希华觉得这或许是命中注定的,童洛和姜珝就是有缘分,而自己,就是鹊桥。

    “没事。”孙希华最终还是把话咽了回去。家里两个孩子都有主见,她从小就尊重并且信任他们。既然选择了,她就只有尊重孩子们的意愿,并且全力支持。

    心疼,就放在心里。

    “真没事?”童洛不信,“那昨晚上,发生什么事了?谁跟你吵架了?”

    孙希华佯装不高兴,教训女儿:“还不是你!”

    “。俊蓖宓谝环从κ悄盖资遣皇强吹搅送夏切┎皇档南。网络暴力是很可怕的,哪怕心理素质如她都不可能做到视而不见一笑了之,更何况老妈?

    “你说你个孩子,什么时候给我找个女婿?”孙希华佯装严肃:“昨天晚上老姐妹们各个都跟我炫耀女儿找男朋友了儿子找女朋友了结婚了生娃了儿孙满堂,你说我受不受刺激?”

    ------题外话------

    啦啦啦上架啦!感谢大家的支持!每个人的付出和努力,说到底还是期待得到别人的肯定和支持的,扇子也不例外。虽然经常安慰自己自己写的开心最重要,可如果有更多的妞们能够阅读收藏留言订阅,当然更会激励我坚持。

    以后更新还是老时间,欢迎大家继续和扇子勾搭。今天是118章,爬楼活动就以8结尾吧,正版订阅哟。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推荐本书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书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娇妻作妖第118章 绯闻的后果》,方便以后阅读娇妻作妖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娇妻作妖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